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等21日、22日在深圳與香港社會各界人士座談,他22日明確表示,2017年的香港特首須由提名委員會提名候選人後普選。全國人大常委會將在本月31日就香港特首普選辦法框架通過決定,很多分析認為,圍繞香港政改到了“攤牌”的時候。
  香港激進反對派人士22日表示,如果人大常委會的決定要求候選人必須獲提名委員會的半數通過,“占中”將“無可避免”。這是他們在繼續向中央施壓。
  香港的確“山雨欲來風滿樓”,但多大的雨,相信香港在中央的幫助下都頂得住。香港政改是對《基本法》的落實,這裡沒有妥協的空間。
  1990年通過的香港基本法第45條第2款規定,“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這是個非常清晰的表述。需要指出,促成基本法最終面貌的主要元素,包含了中英當年談判、較量的結果。
  香港和內地很多人曾以為,當年的“香港問題”已經完全結束了,但現在看來,一些人想拉出一條尾巴,要把香港的時鐘倒撥回上世紀80年代,推翻香港基本法,另搞一套。
  香港最激進的反對派先是提出,要對特首候選人做基本法里根本看不到的“公民提名”、“政黨提名”,宣稱這才是民主的“國際標準”。在中央旗幟鮮明的反對面前,他們又划出候選人不需要提名委員會半數通過的所謂“底線”,並以“占中”相威脅。
  溝通是什麼都應聽取的,但威脅亦應被毫不留情地頂回去。香港激進反對派人士應當有自知之明:中國政府曾擊退了大英帝國的種種無理要求,怎麼會對香港少數極端勢力做當年撒切爾夫人渴求而不得的讓步?
  從內地到香港很多人有一個共識:如果國家這一次被香港極端反對派的亂港威脅嚇倒,那麼香港不僅將永無寧日,而且這將是香港從回歸走向“逆回歸”的一個轉折點。
  香港極端反對派發出的信號很凶很急,但如果對抗真的發生,那將是完全不成比例的局面。除了力量的懸殊,民心的懸殊,還有意志和決心的懸殊。
  力量不用說了,香港民心通過“反占中”簽名和游行的聲勢壓倒“占中”派已經很清晰,我們僅在這裡就意志和決心多說兩句。
  捍衛“一國兩制”和《基本法》,與把香港搞得脫離回歸後的軌道,讓它成為西方的“勢力範圍”相比,哪一方的決心和意志更強大呢?毫無疑問是前者。香港回歸和對這一成果的鞏固,凝聚了中華社會百年的願望,它是中國的核心利益,為了它中國將不計成本。
  香港極端反對派提出的要求無法理依據,也無歷史循序漸進的推動,它們是從外部蹦出來的,甚至是“從天上掉下來的”。經過一段時間的較量,理性的香港人現在很少有人相信它們能被中央接受,繼續支持為實現這些要求做“不惜代價抗爭”的普通反對派人士亦在減少。
  結果漸漸清楚,不太確定的是在走向香港政改的路上,還會有幾分曲折。我們期待中央作出一錘定音的決定。我們相信,中央越旗幟鮮明,越堅決地按照基本法推動香港政改,香港社會對未來就看得越清楚,香港政改局勢也將自然變得越來越明朗。
(原標題:期待中央對香港政改爭議一錘定音)
(編輯:SN171)
創作者介紹

2007年5月5日

jh33jhlak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